•HOME >專欄文章 >音樂改變他們的一生 - 西蒙布利瓦的故事

 
 
 
 
他 告訴了我們什麼?  
為什麼學琴不為比賽  
關於音樂教育與音樂比賽  
公館國小音樂班20週年  
音樂班20年•我們的期待是什麼?  
文化創意產業(二)三義木雕  
文化創意產業(一)苗栗柴窯  
縣立國樂團的願景與目標  
香港中樂團胡琴傳統藝術與環保  
學音樂的孩子 從雲端掉入谷底  
  <列出所有文章>
音樂改變他們的一生 - 西蒙布利瓦的故事  
  更新:2009-10-20  
     
 

整理 / 黎俊平

談及柏林愛樂無人能否定它在古典音樂界輝煌與崇高的地位,但近年來在各大音樂節慶中最受矚目的卻不是柏林愛樂,也不是其它知名的頂尖樂團,而是來自委內瑞拉的西蒙布利瓦青年管絃樂團 Simón Bolívar Youth Orchestra of Venezuela);這個樂團成員三分之一來自貧民戶,不少人曾是街頭的混混,談及過往他們都有著不堪回首的過去。但他們的音樂不但讓指揮大師為之動容,更讓古典音樂發源地自居的歐洲人反思這個樂團的音樂教育,究竟是甚麼樣的魔力讓這個有75%的貧窮國家、充斥暴力與犯罪的社會環境能夠如此重視文化,並且擄獲全世界對他們的讚嘆與關愛。

給他琴!就是一個機會

當地的經濟學家、管風琴家和政治家艾伯魯(Jose AntonioAbreu)於30年前開始著手一項文化計畫。由於委內瑞拉為南美重要石油輸出國,他向政府爭取「油元」成立基金會「Sistema」,在全國推行音樂教育。至今委內瑞拉已有25萬名學生,參加過基金會設立的音樂學校,其中9成來自貧窮家庭,基金會在委內瑞拉全國聘有15000位音樂老師。基金會祕書莫瑞諾指出,他們主要的任務是「拯救這些兒童,遠離犯罪」,如果這些兒童有才華,能夠成為一位音樂家,享有正當的工作也不是壞事。參與計畫的學生,年齡最小的只有2歲,他們只要在基金會支持的樂團中演出,就可獲得免費教學。委內瑞拉現有樂團,包括125個青年管絃樂團、57個兒童管絃樂團以及30個交響樂團,其中西蒙布利瓦青年管絃樂團是其中的精英。

毒蟲童工 在這裡翻身

這些委內瑞拉的精英音樂家幾乎都有段不堪回首的過去。像是現為西蒙布利瓦音樂學院助教的阿柯斯達,曾經因搶劫和販毒入獄9次,直到參加基金會的音樂訓練,給了他一支單簧管才解救了他。「一開始我心想,你們不會相信我吧?搞不好我偷了樂器就跑了!後來我發現,他們不是借我樂器,而是要給我樂器。把單簧管放在手中的感覺,真的比槍要好多了!」

提琴家魯茲(Edicson Ruiz)說,這個基金會給了他從沒想像過的人生。他11歲時在超級市場當童工,「他們給我一把中提琴,我坐在樂團中間,突然我聽到低音提琴的聲音,我想那才是我的樂器。」他在15歲贏得印第安那波里斯低音提琴大賽冠軍,16歲在德國舉辦演奏會,17歲時,他成為柏林愛樂管絃樂團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團員。

樂壇指揮杜達美(Gustavo Dudamel)讓窮樂團揚名

200423歲的委內瑞拉指揮杜達美 Gustavo Dudamel)拿下德國首屆馬勒指揮大賽冠軍,投下一顆震撼彈。沒人相信這位名不見經傳、不曾在知名音樂學院就讀、沒拜大師學藝的新秀,能在古典音樂界 傲視群雄。

杜達美是誰?這是當年大賽裁判一致的疑問。杜達美雙親是音樂老師,10歲開始拉小提琴。小時候他的母親送給他一套玩具 士兵,他不帶士兵騎馬打仗,反而把他們排成一個交響樂團。14歲開始他追隨委內瑞拉當地指揮學習,17歲那年他就成為「西蒙布利瓦青年管絃樂團」的音樂總監。也就是說,在獲獎之前,杜達美已經有六年帶團經驗。

拿下大獎後,杜達美邀請指揮大師拉圖、阿巴多前往委內瑞拉訪問,兩位大師都被「西蒙布利瓦」的音樂故事感動。

英國皇家歌劇院音樂總監帕帕諾(Antonio Pappano)指出,「他們的爆發力和能量好像沒有止盡。」

義大利指揮諾伽達(Gianandrea Noseda)曾經說,「對於職業樂團,演出是日常生活,但是對這些年輕小孩子來說,一切都是新鮮的,無論你跟他們說什麼,他們就認真當作一回事,他們像白紙一樣吸收力特強。」

指揮拉圖在與「西蒙布利瓦」合作之後更是讚嘆:「我從沒想過音樂能夠這樣改變一個小孩的人生。」

杜達美目前除了帶領「西蒙布利瓦」,還身兼瑞典哥特堡交響樂團音樂總監,今年正式就任洛杉磯愛樂音樂總監。杜達美表示:「音樂的確改變我的人生,如果沒有音樂,或許我也會走上不歸路。」

 


委內瑞拉文化部長José Antonio Abreu成就
奇蹟

 José Antonio Abreu,在1975年創立了「Social Action for Music」的組織,它成立目的是讓貧窮家庭的孩子也能夠演奏音樂,並且讓青少年在音樂表現的自我肯定之下,自然而然地遠離犯罪與黑暗。


志工們前往各個貧窮的角落,深入少年觀護所、監獄,將樂器免費地交到貧窮孩子們的手裡。對身心障礙的孩子們,這個組織也主動提供音樂治療。就算是剛開始學習音樂的孩子也可以立刻參加樂團,在合奏中互相學習與教導。因為互助的力量,讓會演奏的孩子教導不會的夥伴。志工老師的激勵與同伴的鼓勵和分享,成為最開心最卓越的學習環境,這也是這個教學方法的主要核心。


在這裡,沒有孩子會被批評演奏的不夠好,也不會有人會抱怨學習的時間不夠或是作品太難要如何演奏。他們深信,每一個孩子都有無限的潛能有待開發。音樂的主要目的,是要讓孩子從中感受到所有美好的事物。有的孩子因為饑餓的緣故,臉上暗淡無光,可是當他拿起樂器開始演奏的時候,每一雙眼睛閃爍出的都是富有創意的光芒。

回顧33年前只有11個孩子,至今委內瑞拉全國已經成立了172個音樂中心,總數超過30萬個孩子因此可以免費學習到音樂。他們之中或有成為職業演奏家,也有人在出國深造後又回到國內繼續貢獻,擔任新孩童們的老師。樂團的年輕指揮杜達美(Gustavo Dudamel)當初也是在這種方式之下學習,如今他是當今國際樂壇上最閃亮的指揮新星之一,他帶領委內瑞拉玻利瓦爾青年管弦樂團在世界各地巡演,令人讚嘆,他們的演奏所傳遞的,正是他們對於音樂的熱愛。


根據統計,只要是曾經參加過這個音樂組織學習過音樂的孩子,他們的逃學與犯罪率都比同齡的其它孩子低很多,對孩子的投資,將來換得的是數十倍的回收,社會的和諧更非金錢能夠衡量,因為那是無數孩童的人生轉捩點。把傳播音樂當成福音,不斷在進行宣教工作的José Antonio Abreu,因為一個單純的初衷,領導一群排除萬難並且堅持理想的義工,為這些瀕臨絕望的孩子無怨無悔的付出,成為歐美國家爭相學習探討的對象。他認為音樂就是一線曙光,首先照亮貧窮的家庭,然後是他們的鄰居,然後是整個社群!這個國家的音樂奇蹟確實在西方國家傳為佳話,不但世界級的音樂家一致推崇,包括英國、德國都將委瑞內拉的音樂教育做為社會教材。

值得一提的是,西蒙布利瓦青年管絃樂團的團名取自委內瑞拉的獨立英雄「西蒙布利瓦」,靠著西蒙布利瓦,委內瑞拉的音樂家正在21世紀的樂壇逐漸嶄露頭角。反觀國內的文化工作都像是政治的化妝師,流於形式的政策也只是製造話題的工具,看到布利瓦青年管絃樂團的成功真希望國內的政治人物與專家學者能夠對文化工作提出更有遠見的政策,不應該只在補助上做些權宜分配,這樣的文化見解實在過於膚淺,我們應該考量如何提供文化團體長遠的發展空間,落實地方的文化教育才是提升國家、社會、人民在文化素養與深度的根本之道。

 

 

 
       
       
       
       
       
       
       
     
       
  我的購物車  
 

查看已經訂購之購入清單

 

 

  近期演出活動  
 
黃梅行
2×8的對位
民謠樂章舞傳藝
  列出全部活動>>
 
 
線上音樂廳樂曲欣賞  
1. 八音起鼓
2. 五更鼓
3. 六月茉莉

4. 相聚歡